金垂资讯
金垂资讯
金垂资讯 > 综合 > 蒋介石的“心腹重臣”,为何被毛泽东等人称“三到延安”的朋友

蒋介石的“心腹重臣”,为何被毛泽东等人称“三到延安”的朋友

2019-12-02 12:48:07
张治中是蒋介石的“心腹重臣”,曾任国民党军事委员会政治部部长、蒋介石侍从室主任、西北军政长官公署长官等要职。谈判结束后,又亲自护送毛泽东回到延安。1946年,国共军队整编期间,张治中作为国民党大员,第

70年前,面对中国巨大的政治变革,每个人都做出了不同的选择。

张治中是蒋介石的“心腹和重要大臣”。他曾是国民党军事委员会政治部部长、蒋介石副官室主任、西北军政办公室主任。同时,他还与毛泽东、周恩来等中国共产党主要领导人有着深厚的友谊。他坚持国共和平共处,是唯一一位没有和共产党打过仗的国民党高级将领。

他有什么选择?

图为毛泽东、周恩来、王若飞和国民党代表张治中(左一)和美国驻华大使赫尔利(右三)在延安机场。新华社绘画社

“三个延安”之友

1949年1月31日,中国人民解放军为和平解放举行了隆重的进京仪式。今年春天,北平充满了解放的喜悦,锣鼓声和秧歌。

3月26日,中共中央进入香山的第二天,毛泽东就国共和谈作出决定,决定在上述八个条件的基础上举行会谈。时间定在4月1日在北平。

南京派出由国民党政府张治中率领的代表团参加了有20多人参加的和谈。中国共产党以周恩来为主要代表。张治中去北平谈判前,曾去溪口咨询蒋介石,蒋介石仍然掌权。周恩来没有去机场迎接他的老朋友张治中以示抗议。不仅如此,在南京政府和谈代表团下榻的六国酒店里,“欢迎来到真正的和平,反对虚假的和平!”的大口号。

4月2日至7日,双方代表就八项条件的相关问题交换了意见。主题是“战犯”和“渡江”。在谈判过程中,双方在惩罚战犯和战争责任等问题上发生了争执。中国共产党要求在八个条件的基础上解决问题,但南京政府满怀希望地坚持“治水”。这让张治中进退两难,非常焦虑。为了顺利推进和谈,尽最大努力争取和平,毛泽东邀请和谈代表就和谈交换意见。

4月8日,张治中在周恩来的陪同下,来到双清别墅。毛泽东亲自去见他。他热情地握着张治中的手说:“柏文先生,你没事吧?”然后,他和他一起走进接待室,亲切地问候他的家人。毛泽东真诚地说:“当我1945年到达重庆时,我非常感谢你们的热情款待,全家搬到了另一个地方,给了我们桂园,并举行了盛大的欢迎宴会。”“你在重庆的时候,招待了我一顿丰盛的宴席,但是你到了延安,我只能招待你小米。对不起!"

1945年,国共谈判期间,张治中去延安带毛泽东去重庆。为了确保毛泽东的安全,他腾空了自己的宅邸,让毛泽东等人住在里面,并派人严格保护它。谈判结束后,毛泽东被护送回延安。1946年国民党军队改组期间,张治中作为国民党官员第三次来到延安与共产党谈判。他受到了热烈的欢迎,被称为“三个延安”的朋友。

三年后,中国共产党的胜利已成定局。张治中作为国民政府的首席代表,前往北平进行和谈。毛泽东的话亲切、自然、真诚,让张治中渐渐感到非常友好和轻松。“这些天你说得怎么样?”打完招呼后,毛泽东直奔主题。“我和周恩来先生谈了很多,涉及方方面面。和我们一起来的代表也和中国共产党的代表单独谈了很多。当然,仍有分歧,需要缓慢而彻底地讨论。”张治中回答道。随后,他与毛泽东就和平谈判中的关键问题交换了意见。

惩罚战犯是谈判的重点,辩论也是最激烈的。张治中希望战争罪犯的名单不要包括在文章中。毛泽东宽宏大量地说,为了减少贵国代表团的困难,和平条款中不能提到战犯的名字。

《内部和平协定》第24条的核心问题是接受和适应。谈到联合政府,张治中说,根据旧CPPCC提出的政治民主化和达成的协议,国民党政府应该把权力移交给新政府。毛泽东直言中国共产党的考虑:“联合政府何时成立尚不清楚。可能是两到三个月或者四个月。在此期间,南京政府应照常行使职权。别放手。每个人都逃跑了。”

张治中听后说:“国民党执政20多年,没有听从孙中山先生的建设指示。这不值得国家和人民去做。你将来会掌权。你所做的事是非常重要的。”

“不,不!是我们所有人都做了这件事。这一切都是通过合作来实现的……我们欢迎所有真正倡导和平的人与他们合作,并希望他们会有更多的想法和意见。”毛泽东坦率地说。

会议期间,双方坦诚交换了意见。毛泽东对南京代表团的处境和困难表示理解,并在战犯名单、军队重组和联合政府等问题上作出让步,从而解救了张治中。

"我再也不会为我的朋友张感到难过了."

一九四九年四月二十日,国民党单方面否决了国共双方代表经过多次讨论最终形成的《内部和平协定》第八条第二十四款,国共和谈破裂。那一天,中国人民解放军渡过了长江。21日,毛泽东和朱德发布了“全国行军令”。23日,中国人民解放军占领了南京。

谈判破裂后,国民党代表团面临是否留下的选择。大多数人认为,如果和谈失败,就永远不会有好结果。他们应该认清形势,分清是非,留在北平,等待形势发展,然后为和平而努力。另一方面,张治中认为代表团是来参加和谈的。由于和谈破裂,没有必要留在北平。与此同时,代表团由南京政府派出,任务结束后应返回。别人不回去,他是首席代表,情感和理性理论应该回归生活。4月22日,张治中致电南京,要求23日派飞机到北平,24日返回,同时通知中国共产党。

周恩来是国共两党和谈的首席代表。他和张治中是老朋友和熟人。早在黄埔军校,周恩来就担任政治部主任,张治中担任第三阶段新兵代理团长和军团团长。两人密切合作,建立了深厚的友谊。

因此,当周恩来得知张治中和代表团要回去复生时,放下手中的工作,急忙赶到国民党代表团在六国宾馆的总部去找张治中,希望他和代表团能留在北平。周恩来坚定而诚挚地对他说:渡河已经完成了。随着局势的变化,和谈仍有可能恢复。当代表团返回时,无论是在广州还是上海,国民党特工都会反对他们。过去,在南京和重庆谈判破裂后,我们的代表并没有为了给和平谈判留有余地而撤离。现在,留住你也是同样的意思。最后,他甚至真诚地说:“Xi安事件发生时,我们已经向一位姓张的朋友道歉了(指张学良)。今天我们不能再向你道歉了。"

当周恩来到达Xi事变时,张学良陪同蒋介石回南京的飞机已经起飞,张学良后来被长期囚禁。周恩来经常想到这件事,他感到非常后悔。周恩来的话真诚、温和而坚定。张治中深受感动,决定留在北平,考虑签署协议的可能性。

没有硝烟的战争

与此同时,另一场秘密“战争”正在进行。

23日,一架从上海起飞迎接和谈代表的专机飞越北平,要求降落。周恩来亲自指示机场控制台回答:“跑道正在维修中,不能停下来。请两天后回来。”飞机在北平上空盘旋了几次后不得不返回。这实际上是周恩来减缓战争的计划。

在周恩来的指示和个人安排下,中国共产党在南京和上海的地下组织立即采取行动,与张治中的家属取得联系,并安排尽快接待他们到北平。

南京的负责人是中国共产党地下党员沈尤氏,他公开是国民党国防部的一名工作人员。当时,张治中的妻子洪熙厚、最小的女儿张素久、张治中的弟弟张文新的妻子郑淑华和儿子张一伟都在南京。接到指示后,沈尤氏立即找到正在南京师范大学附属中学上课的张素久和张一伟,将洪熙厚和郑淑华联系起来,一起送到南京火车站。这时,火车站已经挤满了人。沈尤氏把它们一个接一个地从窗户装进车里,放在开往上海的火车上。

张治中的大儿子张义珍·吴倩和他的妻子、三女儿张素楚和小儿子张宜春此时都在上海。当洪熙厚和他的一行到达上海时,他们立即在这里与家人团聚。那天晚上我甚至不敢开灯,因为害怕间谍监视。24日凌晨,一群九人赶到机场。由于他们很匆忙,他们每个人只带了换洗的衣服,没有带其他行李。

上海的负责人是邓张世和他的妻子,中国共产党地下党员。邓张世的公众身份是上海机场基地的指挥官。到达机场后,洪熙厚等人起初聚在一起时非常引人注目。邓太太说,“你们在一起目标太多了。先分散到各个角落。当飞机将要起飞时,你们将一起上飞机。”告诉他们遇到熟人时少说话。一旦有人问起,他们就谈论兰州或来自兰州的客人。因为张治中在兰州工作了很多年,这可以减少很多麻烦。我从没想到张治中的妻子真的遇到了一个熟人,他就是当时的国民政府交通部长余飞鹏。余真的问他们:“张太太,你要去哪里?”

张女士按照安排说:“去兰州接客人”。

"今天没有来自兰州的飞机."

"机场说有,为什么没有?"

“我是交通部长,我还不知道?!从兰州来的飞机已经起飞了!”

然而,余说着匆匆离开了。他没有深究此事,发出了虚惊。

邓张世捏了一把冷汗。由于害怕被特工发现,邓安排了其他几名地下党员送所有机场特工去吃饭,并让他们喝醉。第二天早上,当他们喝完酒醒来时,洪熙厚乘坐的飞机正在飞走。

特务头子、上海警察局长、驻防总部第二(情报)办公室主任毛森得知此事后,不得不匆忙向唐伯恩汇报:“代表团乘坐的飞机离开了,张治中一家也跟着离开了。”茂森补充道:“唐司令,派一架飞机去追它!”唐伯恩大骂:“傻瓜,这么多人,连飞机都看不见,都飞走了,还追什么?!”

事实上,当时可以派战斗机拦截,因为青岛和北方其他地方都有国民党的机场。唐伯恩不愿意这样做的原因可能是因为他一直和张治中一家关系很好。早年,他和张文新在日本陆军士官学校学习,两人有着深厚的交往。张治中对唐也很有帮助,所以唐伯恩非常尊敬张治中,把洪熙厚看作是他老师的母亲。

此外,洪熙厚一行登上飞机,顺利起飞。飞机上还有一名地下党员对他们的安全负责。他担心国家党的飞机会追上他们,并敦促飞行员快速飞行。经过一个多小时的飞行,张治中一家人乘坐的飞机降落在中国共产党控制的青岛郊外的机场。NLD领导人沈钧儒和华北人民政府主席董吴彼登上飞机,前往北平。

唐伯恩一阵谩骂后,毛森很不服气,派飞机去追他。但是,由于青岛当时有两个机场,一个是国民党控制的内城机场,另一个是共产党控制的外城机场,接待代表团的飞机降落在外城机场,而要追击的飞机降落在国民党控制的内城机场。这只是一个交错,又是一个虚惊!

张治中不知道周恩来计划得如此周密。直到他的家人离北平很近,周恩来才让他去机场迎接他。当我看到我的家人几次路过机场到达北平时,张治中兴奋地对周恩来说:“你真的可以留在这里!”

“关于当前局势的声明”

张治中一决定留下,毛泽东和周恩来就告诉主管部门为他解决公寓问题。张氏一家选择了北忠埠胡同14号院,这是一座富丽堂皇的建筑,拥有宽敞宏伟的建筑、花园、草原和现代化的设备。餐厅可以容纳几十张桌子,舞厅可以容纳100多人。

张治中长期处于国民党最高决策层,受到蒋介石的高度重视。起初,他觉得被蒋介石出卖了,背负着沉重的思想负担,害怕别人会说他在投机,心情极其沮丧。为了帮助张治中摆脱沮丧的情绪,毛泽东和朱德亲自拜访了他,邀请他参加研讨会和晚会,并真诚希望他能参与新中国的工作。每次毛泽东向张治中介绍新朋友时,他总是喜欢说:“从3点到延安,他都是好朋友!"

毛泽东、周恩来和其他人亲自与他交谈,帮助他解决意识形态问题。周恩来真诚地对张治中说,“你仍然是封建道德。为什么你只对一些人抱有幻想,而不考虑整个国家?为什么不考虑革命事业呢?”这些话尖锐中肯。他们深深打动了张治中。中国共产党朋友的友谊和热情让张治中心里感到温暖。他逐渐明白并决心脱离蒋介石,转向人民,参加革命。

6月15日,国民党中央通讯社发布了一份电讯《张治中在平被捕的细节》。6月20日和22日,中央通讯社相继发来电报,称张治中是中国共产党“唆使”离开北平的,下落不明。面对这种局面,张治中终于打破沉默,于6月26日发表了《现状声明》。声明说:“我现在在北平过着悠闲舒适的生活。而且还引起了一种快乐和舒适的感觉,日益增加。为什么?我在北平已经住了80多天了。从我所看到和听到的情况来看,我觉得世界各地都出现了新的变化和趋势,这标志着我们国家和民族的未来显示出新的希望。”“目前,如果我们放眼长远,开阔眼界,考虑国家和民族的利益以及子孙后代的幸福,我们就没有必要悲观,但也有理由乐观。”张治中的声明称,他一贯主张实行革命和民主政治,主张政治解决国内问题和促进和平。它在全社会反响强烈,对进一步分裂国民党、促进各地区起义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从年初开始”

新CPPCC筹建时,毛泽东在会上把张治中介绍给其他中央领导同志,并说:“这是3点到延安的好朋友。我想邀请他在人民政府任职。你怎么想呢?”没等任何人回答,张治中摇摇头说,“我们过去在这个阶段对政权负责。现在我们失败了,已经成为过去。我也应该成为过去。毛泽东笑着说:“过去的一段时间相当于从你发表声明之日起过了‘除夕’。从现在开始,我们应该从“第一年”开始。”毛泽东幽默而真诚的话语反映了中国共产党领导人对他的信任,并极大地感动了张治中。

由于张治中的不断思考和他在中国共产党的朋友们的热情接待和启迪,他终于对困扰他的问题有了新的认识,欣然接受了中国共产党的邀请,并热情地投入到他的新工作中。

1949年9月8日,毛主席会见了张治中,说中国人民解放军决定从兰州和青海两条路线进军新疆。他希望张治中能给新疆的军事和政治领导人发一封电报,敦促他们起义。1946年后,张治中担任西北营主任和新疆省主席三年。他解救了一群被盛蔡氏囚禁在新疆的共产党人,并返回延安。因此,他在兰州和新疆享有相当高的声望。新疆方面还透露,只要张治中掌权,他们肯定会遵守。

张治中早就有这个打算。10日,他发电报给陶致岳将军和包尔汉主席,要求他们正式宣布与广州政府断绝关系(国民党政府此时已撤退到广州),并返回人民民主政府。11日,他给陶致岳发了一封电报,从九个方面讨论了具体的起义。经过毛泽东的精心部署和张治中的劝说,陶致岳和包尔汉17日回复说,他们将认真讨论和平转型问题。25日和26日,陶致岳和包尔汉带领新疆军政人员发动起义。

新疆和平解放后,必须处理军事和政治事务。张治中给毛泽东写了几千字的书面意见。除了介绍新疆的概况,他还就新疆未来的长期稳定提出了六点重要意见。毛泽东对此非常重视,他说:“请彭总去新疆寻求具体的解决办法。”不久,西北地区成立了以彭怀德为主席、张治中为副主席的军事政治委员会。

代表团离开后,许多人直接参与了新中国的准备工作。张治中直言不讳。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成立并召开第一次全体会议后,应当予以公告。中央政府起草的草案只列出了主席和副主席的姓名,56名成员没有列出他们的姓名。张治中站起来说:“这是一个官方公告。这关系到国内外的看法。还应列出56名成员的姓名。”毛泽东还认为,这种意见很好,可以显示中央人民政府的强大阵容。

在新一届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的预备会议上,毛泽东邀请各界人士讨论国家的名称。毛泽东综合了所有人的意见,提议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作为国名。当时,大多数人都同意,但张治中说:“共和国这个词本身就包含了民主的含义。为什么要重复?你为什么不称它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呢?”毛泽东接受了这一意见。在讨论国旗计划时,毛泽东拿出了全国2000多种设计中的3种。就个人而言,他更喜欢一颗星星和一条黄河的那颗。张治中立即表示反对,说:“中间的酒吧把红旗分成两半。这不是一个分裂的国家吗?”毛主席和国旗审查小组同意这一声明,然后一致同意确定五星红旗为国旗。

今年,张治中还写信给国外的几个孩子,介绍了当时中国的大好形势,并请他们回来参加新中国的建设。大女儿张素娥当时在香港,三女儿张素淑在美国一所大学学习。收到父亲的来信后,孩子们也愉快地回到了祖国。

资料来源:《北京日报》

作者:韩盈贾樟边

流程编辑:孙玉杰

江苏快三 手机买彩票 江西十一选五